skyの余晖♪

underfell语c!sp大法好!下一篇有肉!

未完待续……不定期更新…
大概每礼拜五???
uf 骨兄弟
这里余晖语sans (带*)以及@骨头迷 语papy
大概ooc……hhh
设定是啥…可以吃吗


part 1


*(fellsans正如往常一样,舒适地趴在哨兵站的桌上,把头埋在毛茸茸的帽子里,时不时地寒冷的空气中呼出一股湿气,在一旁的是一罐不久前食用过的芥末酱,他轻轻打着呼噜)

【着急的在雪地上快步走着,寻找着什么。看到远处的哨兵站,自己的兄弟会不会在那里?毕竟他已经一晚上没有回家了,平时他是绝对不敢这么久不回来还不打声招呼的。微微皱眉快速走向那里,看着颈上带着红色项圈,蜷缩着身子窝在那,小小的一团,他轻轻打着呼噜,莫名松了一口气…看着旁边的还有一点芥末的瓶子,突然有一股无名的怒火,很好。赶在外面独自过夜。貌似还很舒服?拿起骨刺猛的敲向对方的头上】你这个懒骨头!(他妈的)给我起来!

*啊!谁啊!(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,把我从梦里无情地揪了出来,揉揉睡眼朦胧的睡眼,只见boss伫立在自己面前,突然吓的开了一下审判眼,头上不禁渗出了汗)对…对不起,boss……不是这样的!我有好好站岗的…就…就休息一下……对不起
b (双手抱臂靠侧身靠在哨兵岗的柱子上,静静的看着对方慌张的为自己辩解着,微微眯眼盯着对方)比起你偷懒或许你更需要解释一下昨天你去了哪里嗯?

*(下意识回避了boss质疑的目光,拨弄着颈上的项圈,在脑中组织着谎言,想要把昨天去grillby的事情瞒住)我只不过就在哨兵站附近晃悠啊?你没看到吧……真是…(但是额头上愈发冒出的汗出卖了我,damn it !心中咒骂着自己)

(高挑眉)哦?是吗?(将对方那些小动作尽收眼底,微微黑脸,双手撑在木板桌上,弯下腰将脸凑近对方轻轻的有些温柔的轻声说)sans…我想你应该知道欺骗我的后果是什么吧?…(伸出手触碰对方的脸颊,手顺着脸滑向对方的脖子轻轻的抚摸着)

*额啊……(盯着boss在自己脖子上抚摸的手,越发紧张使自己微微脸红)什么?!我不知道?我欺骗了你?Heh…boss别想了…我将永远忠诚于您(于是示意,把系在项圈上的链子给boss)

(接过链子猛的一拉强迫对方抬高脖子甚至使对方双脚微微离地,脸完全黑了)效忠于我?哼,但你的行为可不像你说的哪样 ,嗯?你打算继续欺骗我吗?sans?

*啊啊啊…我(想要解释些什么,但是喉咙那里快速蔓延的窒息感使自己很难说出话来,双手抓着项圈,想要挣脱,眼框中变的空洞,啊…我还是老实交代吧……)

*我…我就…就在(呼呼,喘气)grillby那边…喝了点…芥末…(终于用尽全力把一句画说完,由于被项圈掐着脖子,脑中一片空白)

(粗鲁的将对方拽出哨兵岗任其因为惯力跌落在雪地上,居高临下看着对方趴跪在地上,身上的黑色外套因为较大的动作而滑落露出里面的红色毛衣,有些烦躁的扯着链子,并快步走着)他妈的…给我起来!sans!或许在回去的路上你还有机会可以为自己的愚蠢辩解一下嗯?

*(刚想慢慢站起身,却硬是被boss拖了一小段距离)不…boss你慢点…(赶紧慌慌张张地从眼前的一堆积雪中爬起,小跑了一会儿,边抖落自己身上的积雪,顾不得整理自己乱乱的衣服,并打了一个喷嚏)我…真的…只是在grillby那边…泡了会…(用指骨蹭了蹭鼻子)

(撇了一眼对方)哦?那为什么我第一次问你的时候不告诉我呢?sans ,我希望你这次是诚实的。

*(停顿了一下)我只是…不想让boss您失望(小声)罢了(心中十分没底气)啊…我该如何弥补自己的罪过呢……(I feel sins crawling on my back)

(伸手挑起对方的下巴,迫使对方抬头注视自己,微微眯眼看着对方衣衫不整的样子,黑色的外套松垮垮的搭在对方身上,里面红色的薄毛衣包裹着那小小的骨架)如何弥补你的错误那是你该考虑的事情,现在跟我回家。

*额…好吧……我的boss(盯着他的眼骨看了会,便加快了脚步跟上boss)

评论(3)

热度(32)